滨江集团深圳往事:注资11.6亿开发龙华项目夭折,计提坏账7.24亿再收问询_安远

滨江集团深圳往事:注资11.6亿开发龙华项目夭折,计提坏账7.24亿再收问询_安远
原标题:滨江集团深圳往事:注资11.6亿开发龙华项目夭折,计提坏账7.24亿再收问询 据深交所消息,6月8日,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向杭州房企滨江集团下达年报问询函,要求其就计提安远控股坏账7.24亿、拆借款186亿、现金流净值增加等问题展开回应。 一则问询函再次牵出滨江集团折戟的深圳布局。 2016年8月,滨江集团发布公告,宣布将与安远控股共同接手深圳龙华区安丰工业区地块旧改项目,此项目是滨江集团进入深圳的首次尝试。 合作公告显示,双方以同股同权的方式在项目公司层面进行合作,滨江集团与安远控股分别持有70%和30%股权。 项目由滨江集团操盘且并表。安远控股负责根据相关城市更新政策向相关政府机构申报,并取得相关政府机构出具的核准同意项目公司作为项目地块唯一的城市更新改造实施主体的确认文件。 同年11月,滨江集团向深圳安远控股借出资金11.6亿元。计划赶不上变化,安丰项目开展近两年,安远控股仍没办完前期项目审批手续。 2018年4月,滨江集团一纸诉状将安远控股告上法庭,表示因安丰旧改项目迟迟未能推进,集团决定退出该项目并要求其归还11.6亿元的融资款。对峙僵持五个月,法庭调解下,双方达成和解,滨江集团当期计提7.28亿资产减值。 彼时的《民事调解书》显示,安远控股承诺将于2019年3月21日前向四川信托以及广大信托分别偿还3亿元和8.6亿元,并附加期内融资利息。 若安远控股未能清偿债务,滨江集团有权权以折价、拍卖或变卖质押股权的方式处理安远控股系公司股权及其他资产。 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安远控股仍未执行民事调解书内容,滨江集团对此计提7.24亿资产减值。 针对上述事件,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指出,需滨江集团配合说明,借款行为是否审慎,并履行了相应审议程序和信披义务。 深交所还提出,需滨江集团说明计提的判断依据以及合理性,并自查内控制度和关键人员的关联关系。 公开资料显示,深圳安远控股成立于2015年10月,注册资本8亿元,实控人陈族远名下还拥有南京安远医药、泉州惠丰海岸旅游等公司,涉及医药、旅游、房地产等领域,共计39家。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8年4月以来,陈族远先后8次被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同期,有关陈族远的执行信息共计23条,最近的一条截止在2020年4月8日。 另据广东揭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截至目前,陈族远所持南京医药股权仍在冻结中,对应标的金额约7560万元。 一边是收不回的投资款,另一边,滨江集团加大了对外拆借的力度。 年报显示,滨江集团拆借款期末账面余额为185.68亿元,同比增加了17.92%。 深交所要求滨江集团自查上述财务资助是否合规,是否及时履行内部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其次,滨江集团还需结合财务资助对象、项目名称、项目预算、项目进展情况、财务资助金额、项目累计投资总额等说明财务资助余额的合理性,是否存在变相关联方资金占用。 2019年度,滨江集团经营活动现金流金额回正,从2018年净流出13.94亿元变为净流入26.21亿元。 对于现金流净额增加,深交所还要求滨江集团结合信用政策、结算方式、项目回款及其他变化予以说明。 今年一季度,滨江集团实现营收37.80亿元,同比增长111.71%;归属于上市股东净利润2.78亿元,同比减少29.21%;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净流出25.46亿元,同比减少1152%。 对于归母净利润减少,滨江集团表示,主要因当期确认的联营企业的投资收益较去年同期下降;对于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大幅减少,滨江集团解释称系因当期取得的土地增多;负债方面,因当期融资增加,滨江集团长期借款增加34.65%至210.38亿元。 另据一季报显示,截至一季度末,安远控股仍未支付协议款项。滨江集团在报告中指出,“由于安远公司抵押及质押资产价值受市场行情波动影响,最终可受偿金额存在不确定性,可能对公司的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